他在悲伤的情景下,写了一篇祭文,被誉为“天下第二行书”!